• <menu id="6o8k6"><strong id="6o8k6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公司要聞
    公司要聞
    “全國勞動模范”扣紅衛:“我就喜歡這個,不干這個我還能干什么呢”
    2020-11-20 08:08  

    淮北礦業集團“工匠大師”扣紅衛

    “我就喜歡這個,不干這個我還能干什么呢”

    編者按:淮北礦業集團工匠大師扣紅衛是個“礦二代”,在煤礦干了28年。他認為干機電最重要的就是堅持,遇到技術難題不放棄,吃得了眼前的苦。他的愛好是看與機電有關的書,畫與機電有關的圖。2020年,他被評為“全國勞動模范”。近日,《中國煤炭報》記者對扣紅衛進行專訪,并對他的先進事跡專題報道。

    扣紅衛常看的書

    扣紅衛一家三口

    扣紅衛在檢測電氣元件

    扣紅衛(中)被評為淮北礦業集團“工匠大師”

    扣紅衛(左)為徒弟講解提升機控制系統原理 

    作為一名煤礦機電工,淮北礦業集團“工匠大師”扣紅衛擁有“技術男”的特質,不善言辭,性格略顯內向,對工作以外的事情不甚關心。但只要談到與他工作有關的事情,他便兩眼放光,有說不完的話題。

    干機電這一行,最重要的是堅持

    出生于1975年的扣紅衛今年45歲,在煤礦干了28年。2018年調入淮北礦業集團工匠大師工作室之前,他一直在該集團下屬的臨渙礦工作。扣紅衛的父親是一名煤礦一線工人。

    作為一名標準的“礦二代”,1992年,剛剛17歲的扣紅衛從當時的淮北煤礦技工學校畢業后,來到了臨渙礦,成為一名機電工。在被問到為什么會選擇到礦上干機電維修這份工作時,扣紅衛的回答很坦白:“那個時候工作不好找,在煤礦工作算是鐵飯碗,別的也沒想那么多。”從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到今天淮北礦業集團人盡皆知的“工匠大師”,這一路吃了多少苦,只有扣紅衛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
    “干機電這一行,最重要的就是堅持。”扣紅衛說。扣紅衛說的堅持主要體現在兩方面,一個堅持是遇到技術難題不放棄,沉下心來學習,攻堅克難。扣紅衛嘴里提到最多的一個詞是“PLC”,中文名叫“可編程邏輯控制器”。百度百科對此的解釋是:“專為工業生產設計的一種數字運算操作的電子裝置,它采用一種可編程的存儲器,用于其內部存儲程序,執行邏輯運算、順序控制、定時、計數與算術操作等面向用戶的指令,并通過數字或模擬式輸入或輸出控制各種類型的機械或生產過程。”這個在外行聽來像天書的東西,就是扣紅衛每天打交道最多的東西。

    “我有師傅,但師傅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。更多時候,遇到難題,還是要靠自己去悟。”扣紅衛說。

    網絡不發達的年代,扣紅衛的主要學習途徑有兩條,一是看書,結合實際操作,看一遍書,實操一遍,然后再看書,再實操。如同蠶啃桑葉一般,一點點地看,一點點地練。看多了,練多了,不懂的問題慢慢就懂了。二是向到煤礦來安裝機器的工程師學習。他說那是臉皮最厚的時候:“安裝完了,工程師要走,我就請他們吃飯,找機會跟他們聊聊天、套近乎,有啥不懂的在飯桌上就好問了。”

    扣紅衛的辦公室書柜里,擺的全部是與專業有關的書籍,《PLC編程及應用》《從技術到實踐——PLC與組態王》《S7-300/400 PLC應用技術》《礦山電力拖動與控制》……很多書已經被他翻得很舊了。這些書很難懂,即使是對以機電維修為工作的扣紅衛來說,要全部看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這個時候,他是靠著一股不服輸的韌勁兒堅持下來的。

    扣紅衛另一個堅持是吃得了眼前的苦。他的內心并不是一開始就堅如磐石的。沒有一塊好鋼不是從烈火里煉出來的,扣紅衛也是如此。剛工作的時候,扣紅衛的技術還不精湛,用他的話來說“做得多,錯得多,罰得多”。那時候,工資不高,多犯幾個錯后,一個月到手的錢所剩無幾。這看起來有點不近人情的措施讓扣紅衛甚為苦惱,甚至產生了放棄的念頭。但最終他給自己做通了思想工作:礦上不會無緣無故地罰款,自己應該思考如何避免被罰款,下一次再碰到這個問題還會不會犯同樣的錯。這樣的外部壓力給了扣紅衛更強大的學習動力,他不斷學習不斷進步。但對于扣紅衛來說,他能堅持下來更重要的原因是:“我就喜歡這個,不干這個我還能干什么呢?”

    工作就是全部的愛好

  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興趣愛好,但提到這個問題,卻讓扣紅衛犯了難,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的愛好算不算得上是愛好:除了看與機電有關的書,就是畫與機電有關的圖。

    “我十幾年沒看過電視劇了。”扣紅衛說。這句話在他愛人那里得到了證實。“家里的電視就是擺設。”他的愛人鄒淑俠說。對于現在比較火的偶像選秀節目,扣紅衛更沒興趣。“我的偶像是我原來的老班長陳向軍,我很崇拜他。”扣紅衛說,“他的技術特別好,在他那個時代,什么機電故障都難不倒他。”

    扣紅衛對于體育運動也沒什么興趣,當問他最近看過什么電影的時候,他笑著說:“你還真問對了,最近我還真看了兩部電影,一部是《我和我的家鄉》,一部是《八佰》。”《我和我的家鄉》是單位組織職工一起觀看的,《八佰》則是在同事的竭力推薦下觀看的。除了這兩部電影,扣紅衛的上一次觀影經歷,是陪他的女兒到電影院里觀看《狼圖騰》,這部電影的上映時間是2015年。

    扣紅衛的生活中,似乎除了工作還是工作。他培訓班上的學員程超說:“在礦上當然也有興趣廣泛的人,打牌啊、徒步啊、跳廣場舞啊,但是真的想沉下心來學點什么的人,可能興趣就是比較單一。”另一名學員李祥軍點頭表示贊同。對此,扣紅衛是這樣解釋的:“煤礦有粗活兒也有細活兒,都需要人去做。粗活兒好做,細活兒不好做。來參加培訓班的學員大部分都是想做細活兒、想把細活兒做精的人。”程超和李祥軍參加的是扣紅衛的“人機界面培訓班”,他們馬上要代表各自所在的煤礦參加淮北煤炭行業技術比武。

    扣紅衛說:“我就愛鉆研技術,我覺得一點都不無聊。”他的徒弟李傳令對師傅很理解:“其實我師傅愛看專業書、愛畫圖紙跟有人愛釣魚是一樣的,釣魚圖的是啥?圖的就是魚被拉出水的那一瞬間的喜悅感,我師傅愛的就是解決問題那一瞬間帶來的成就感。”

    帶徒弟給他更大的成就感

    李傳令今年33歲,是淮北礦業集團最年輕的“工匠”之一,也是扣紅衛眾多得意弟子中的一員。說起李傳令如何會拜扣紅衛為師,緣于一個“美麗的錯誤”。

    扣紅衛回憶說,2018年10月,他已經調入淮北礦業集團工匠大師工作室,正開辦“西門子S7—300PLC培訓班”。有一天,扣紅衛發現班里多了一副新面孔,這個人就是李傳令。下課后,扣紅衛將李傳令單獨留下,詢問了他的情況。原來李傳令走錯了教室。他本來是礦上派來參加另一個培訓班的,不小心走錯了教室,但他發現,扣紅衛講授的內容正是他感興趣的內容,所以沒有馬上出去,而是坐下來聽完了整節課。在經過深入交談之后,扣紅衛得知,李傳令原來學了五六年的自動化,但是一直沒有什么突破,有點自暴自棄不想學了。扣紅衛認為李傳令有潛力可挖,是個可造之材,他立刻動之以情曉之以理,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為例,鼓勵李傳令堅持下去,不要放棄。李傳令聽從了扣紅衛的勸導,與扣紅衛簽訂了“師徒協議”,正式被扣紅衛收入門下。

    在扣紅衛的鼓勵下,李傳令努力學習,練就了扎實的技能,獲得了第十六屆安徽省青年職業技能大賽電工競賽工種三等獎,并于2019年被評為淮北礦業集團“工匠大師”,享受年薪15萬元的優厚待遇。“如果沒有師傅,我不知道自己現在干什么,也許還窩在礦上挖溝排水。”說起扣紅衛,李傳令臉上的感激之情真摯而熱烈。李傳令是扣紅衛眾多得意弟子中的一員。在扣紅衛辦公室的墻上,掛著滿滿一面墻的名字,有集團工匠大師,也有煤礦高級技師、技師、高級工、中級工。在問起他有多少個徒弟的時候,扣紅衛自己也說不清楚:“太多了,各個礦都有,沒數過。”

    扣紅衛也不是沒有遺憾,他曾經帶過一個徒弟,一參加工作就跟著他學習機電技術,是個很有天賦的小伙子,上手很快。前幾年煤礦效益不好,小伙子離開煤礦,去了一家新能源公司。作為師傅的扣紅衛很痛心:“是個好苗子呀!我沒能說服他堅持下來,挺遺憾的。”

    扣紅衛的徒弟很多也有了自己的徒弟,說桃李滿天下可能夸張了,但說“徒弟遍淮北”絕無虛言。如今,以技術指導和帶徒弟為主的扣紅衛,最引以為豪的就是自己的這些徒弟。

    鄰居以為他調走了

    扣紅衛的家是一套二居室的房子,面積不大,但被收拾得整整齊齊,幾乎不染纖塵,而這一切都要歸功于他的愛人——鄒淑俠。扣紅衛的家庭情況在煤礦很常見。男人全心全意撲在工作上,女人全心全意在家“相夫教子”。從他們結婚之時起,鄒淑俠就當起了全職家庭主婦,承擔著照顧這個家庭的全部任務。

    “沒調來工匠大師工作室之前,他在礦上工作,那個忙喲!有一天住我們對面的鄰居問我:‘你們家老扣是不是工作調動去外地了?好長時間沒見到了。’我都不知道咋跟她說。”鄰居的疑問讓鄒淑俠哭笑不得。與煤礦上很多職工一樣,扣紅衛的手機24小時開機,隨叫隨到。“有時候一到晚上手機就響個不停。我一聽到手機響,就生理性地頭皮發疼。”扣紅衛說。在辦公室、礦上待的時間遠遠多于在家待的時間,這讓扣紅衛回家的時候甚至會產生不習慣,反倒不如在辦公室待著自在。

    扣紅衛的女兒今年16歲,上高二。他的教學工作忙,女兒的學習任務重,他和女兒很難見著面。“她學習上的事情我基本上沒管過,原來是沒時間教;現在以帶徒弟為主,沒那么忙了,但教不了了,現在高中生學的東西太深奧了。”扣紅衛說。雖然在技術上是個“大拿”,但對家里的生活瑣事,扣紅衛幾乎一問三不知。“家里都是我媳婦在操心,我沒管過。”扣紅衛女兒的性格與爸爸很像,內向、沉穩。雖然扣紅衛工作忙,沒有多少時間陪女兒,但受到他的影響,女兒也很愛看書,學習成績優異。

    “扣紅衛是個十足的工作狂,周六周日也泡在辦公室里,不是看書就是畫圖紙。”淮北礦業集團工匠大師工作室主任劉法允在說起扣紅衛時,帶著一點嗔怪,但更多的是自豪。 “以前在煤礦技工學校的時候,我給扣紅衛講過課,算是他的老師。他這個人平時謙虛、低調又勤快。”劉法允介紹,為了激勵扣紅衛這樣的技術精英,淮北礦業集團開設了冠以工匠大師姓名的“冠名班”,讓包括扣紅衛在內的工匠大師擔任名譽班主任。“開設‘冠名班’,讓他們講授專業課只是一方面,最重要的是要將這種勞模精神傳承下去。”劉法允說。

    “現在自動化技術發展多快呀!一天不學習,可能就跟不上。別人學習你不學習,別人就會超過你。我現在就想趁自己還學得動的時候,多學點,不要掉隊。”扣紅衛說。

    天道酬勤。這么多年來,扣紅衛拿獎幾乎拿到了“手軟”,榮譽稱號數都數不過來。“2013年全國煤炭行業技能大師” “2014年安徽省優秀技術能手”“2015年安徽省優秀技術能手”“2019年安徽省技能大獎”……2020年,他被評為“全國勞動模范”。對于榮譽,扣紅衛是這么看的:“榮譽當然是獎勵了,是對你工作的一種肯定。但是,有了這些榮譽,責任更大了,擔子也更重了。”

    扣紅衛今年45歲,在提高專業技能和“傳幫帶”這條路上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他說自己沒有太多規劃,只想扎扎實實地學知識,認認真真地帶徒弟,真正讓礦區技能人才“百花齊放、春色滿園”。(本報記者 劉玲玲 通訊員 陳磊)

    (圖片由陳磊、蘇章勝提供)

    來源:《中國煤炭報》 2020年11月19日 5版

    關閉窗口
    友情鏈接
    請關注官方微信
        人民網     新華網    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
        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     安徽省人民政府網     安徽省國資委
        安徽先鋒網     東方煤炭     秦皇島煤炭網
    特级A欧美做爰片